明星教师志愿者专访——陈立云老师

2016-08-08 10:28:53
\
 
志愿者老师简介
 
陈立云老师:百特教育第一批志愿者老师,阿福童财商课程第一批试课老师和培训师,善灵活教学阿福童课程。现执教于南京市某小学,也同时进行阅读教育和戏剧教育。
 
佰特公学:作为一个小学语文老师,你的假期怎么分布的?为什么会出现在阿福童公益培训的现场?
 
老师:我现在是在江苏南京的一所小学里教语文和科学,很喜欢做班主任,因为做班主任和学生相处时间更长、责任心更强。
 
在双休日和寒暑假,就去做公益教育活动,比如参加百特的大学生志愿者培训、幼儿财商培训 ,只要距离不是太远,我都乐意去做志愿者。
 
今年暑假主要做三件事:1.参加上海百特教育的新教师培训和初级培训师的培训;2.参加北京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美丽乡村教师培训和儿童阅读培训;3.参加花旦工作室的戏剧教育工作坊和戏剧夏令营,比如招募志愿者。2015年下半年接触了戏剧教育,后来去成都学习“一人一剧场”培训,想做戏剧课堂活动的参与者和促进者,现在义无反顾地参加花旦的这个教育活动,也在充电中。
 
佰特公学:据说你是最早接触百特教育的老师?有什么样的机缘?
 
老师:阿福童课程进入中国时,我是最早一批接触到这个课程的。
 
当时王雄老师(百特初创期老师)在扬州开发本土课程,接受了他的邀请,参加阿福童课程在中国的第一堂试课,那样的教育理念和方式对我有很强的冲击力,我感受到这种参与式教学真正地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成长,改变了师生间教与学的关系,学生主体性变得非常明显,课的内容特别受孩子们欢迎,其中不仅有知识,更多是情感的成长,价值观的转变。反观传统课堂,太注重知识传授,这是应试教育根深蒂固的特点,所以在评课时是很兴奋的。
 
在这之后,王雄老师的每一次课程试讲和研发,我都没落下。他擅长本土化思路的梳理,我们一起编辑教师的用书手册,然后拿到课堂上实践,课后讨论并修改。这些工作都是在工作之余进行的,我一下班就很有热情地去讨论。
 
课程推广时是给感兴趣的学校进行宣讲和培训,慢慢地有了自己更深的理解,另一方面,也拿着课程到自己班上去深入,搞活动,国际阿福童周尝试做了一周的理财系列活动,扬州大学的志愿者全程参与其中,给我们做了一个微电影,那个班的孩子小学毕业,回忆起小学最难忘的就是阿福童财商周,这些孩子慢慢长大,火种是旺盛的。
 
佰特公学:接触之后肯定是欣喜,但是身为体制内的老师,您怎么把课程带进自己的学校和课堂?这需要怎么样的努力和耐心?
 
老师:学校里面很难调节对课时的安排,因为政府规定有既定课程时间段的排列,我带着阿福童课程就从两块渗透进,第一,作为班主任,我在晨会课和班会课上,把阿福童的游戏和课程带给孩子们,分分层级,把一节课四十分钟内容变成三节课,一个星期抽出三个晨会和班会。第二,在自己的课堂上,用阿福童的元素和工具进行教学,汲取了阿福童很多的学习方法和理念。比如科学课是重在参与,我之前也是把学生可以分成小组,以小组为形式,但合作会有各种纠纷,讨论经常缺乏效率,面对无效合作和无效讨论,自己是不停说教,要求学生怎样怎样。后来,我就就把阿福童的团队建设内容放进小组合作中,把自我探索、规则意识等融入其中,学生讨论开始有效。
 
语文课程上,就不用重复做团队建设,引导学生做计划预算,学习头脑风暴、做思维导图和制作任务进度表,学生很快学会用这些方法和工具复习、预习和相关实践活动,比如用画问题树图的方式进行期末复习,思维导图画得很有逻辑,学习自主性很快提高,兴趣调高,学习效率也提高了,老师和家长也很开心。
 
佰特公学:看得到您做出了很多创新型的工作,那成效是显而易见的么?具体变化是?
 
老师:变化很明显,比如同学的关系上,大部分孩子都是独生子女,多是首先满足自我的性格,阿福童的课程时时要求孩子们合作,他们变得更友爱。现在孩子们遇到问题,不是不停地告状和纠结,而是马上讨论和解决问题。总体的变化是班级氛围更和谐、更阳光。
 
我自己也有变化,班主任是个繁琐的工作,没有接触阿福童课程之前,自己很痛苦,和希望孩子成为懂规则、能合作、愿意共享的阳光模样,但是累死了,嘴皮子磨破了,效果欠佳,家长不理解且孩子抵触,现在自己班级变得很好,感到相当开心。
 
佰特公学:除了老师,您也是一位母亲,回到家庭本位上,你会把财商课程元素用在家庭教育上么?
 
老师:我是2009年接触阿福童课程,那时女儿刚上初中,一开始母女关系是比较紧张的,周围人都觉得我很严厉 ,是典型“狼妈型”,在这之后我对教育的理解发生改变,我开始“弯下腰来”,和女儿对话更平等、沟通更民主。我的女儿也跟着我去参加各种公益活动,之后她大学填报志愿一定要读社会学,寒暑假也各处参加公益活动,比如去西藏做支教义工等。
 
\

佰特公学:在与百特人这么多年的协作中,能讲讲难忘的人和故事么?
 
老师:首先是王雄老师,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,带领我入了阿福童的门,他的激励让我有了自信,慢慢成长为阿福童课程的培训师。我记得有一次要去成都的一个小学做开学前的教师培训,不敢上台独立地完成一项内容,王老师就很耐心地鼓励我带领游戏和画手印两个内容,他是不停鼓励,但我知道第二天试讲中是有很多问题,觉得自己要承担,但王老师还是给予了很大的鼓励和肯定,就这样在团队里面有了归属感和力量,再上场后就不怕了。因为背后有非常团结和给力的团队,后来是自信满满地走上了培训师之路。
 
还有王胜老师(百特教育创始人),他给了我充分的信任,当年百特在贵州大学的培训,因为人手有点紧,就鼓励我独立去贵州大学培训,当时懵了,因为之前都是团队作战,稍微有点深度的就不敢做,而那次是希望我独当一面做大学生培训,王老师说可以试一试,要独立地担任一次,当时我和胥江老师(百特前员工)两人飞到贵州,晚上一安顿下来,就开始一句话一句话地排练到凌晨两点钟,才把第二天内容排完。第二天,两人互补弱点,结束后贵州大学生给了非常多的肯定反馈。星期天晚上再赶回南京,飞机晚点,12点才飞回南京和扬州,一路上两个人所聊的话都是阿福童。
 
还有唐薇老师、子韵,以及新来的小姑娘小伙子们,不一一列举,但我一见面都亲得不得了,那种归属感特别强。每一年都渴求参加阿福童的培训,如果不能参加就会觉得离阿福童太远了。
 
佰特公学:回想起来,你有对比过学习阿福童课程前后的教育人生么?
 
老师:阿福童人的特质是有信念、很执着,这也影响着自己,我接触阿福童课程之前,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教育人生的瓶颈期,有些抑郁了,接触之后突然打开了原本黑暗的内心,像是有一束阳光进来了,开始变得阳光,影响身边人,现在在教育的路上,走得很远,很欢乐,这是一种真正的热忱,是心知肚明的。
 
回忆起来,瓶颈期很痛苦,不想上班,看到学生很厌烦,每天说教,孩子没有改变,达不到期望的模样,包括考试成绩的进步,尤其是面对学困生,自己老想着辞职,在学校里面没有多少表情,同事老师称之为苦大仇深的脸,但现在他们都说看到我就像是一个太阳、一朵花走过来了。
 
我之前是比较固化地以成绩来衡量孩子的成长,学校和家长都要成绩,孩子要听话、守规矩等,要用这些来评价教育是否有效,但自己反思这样的教育理念和策略是否合理,往往会让自己纠结。现在则常常把孩子的成绩放在一边,主动了解孩子的情绪,更关注孩子内心的东西,如果一个孩子突然不想学习,我不会贴标签,我会邀请他坐下来聊天,了解孩子不写作业的背后原因,是否行为、意志还是其他方面的。
 
之前在课堂上,要求学生必须认真听讲,有时着重强调重点难点,学生考试时没有写出来或答错了,我就很恼火,不理解。现在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我首先反思自己传递信息的方式是否有问题,是否有效,如果不是,那孩子在接收信息时发生了什么问题。
 
总之,我与学生就不再是对立的关系,不是高高在上,现在是平等的,心理的距离会比较近,师生的关系会比较温暖,同时也愿意敞开心扉,和家长关系处的非常和谐。
 
佰特公学:对于自己的课堂和教育,你未来有什么打算?
 
老师:今年参加阿福童培训,发现内容更多了,更深入了,自己在思考接下来是继续把阿福童的课程揉碎了放进自己的课程,还是将其作为一个单独的课程带给孩子们,现在有一个明晰的答案是把它当成独立地课程推出来,决定让其“从教育的小点心变成主食”。
 
阿福童课程帮我打开了理解教育的新门,现在已经在尝试做阅读教育、戏剧教育,也期待了解更多新的教育领域和教育人,在小学基础教育之上,做得更让自己心安一些,让更多的孩子和家庭感受到教育的魅力,享受教育的成果。
#莲蓉 #志愿者 #老师
© 2010-2016 上海佰特教育咨询中心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凯旋北路1555弄58号102室 邮编:200063 邮箱:info@bebetter.org.cn 电话:86-21-6256 6272